俗话说: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。人生活在社会当中,朋友是必不可少的。今日就谈谈历史著名的交友之道:

知心之交:管鲍之交

管仲鲍叔牙都是春秋时期的两位人物。管仲被后人称为“千古第一相”,也是基于他的辅佐,才使得齐桓公成为了春秋五霸之首。

管仲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: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鲍叔。

①、我曾经多次参加战斗,但是都是以失败告终。大家都认为是胆小怕事,才导致战争失败,只有鲍叔牙不这么认为,他知道我还有老母亲需要照料。

②、我也曾多次入仕途,但是也是多次被驱逐。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不忠的人,也只有鲍叔牙知道我只是没有遇到好的上司。

③、我曾经跟鲍叔牙一起经商,最后分红的时候,我分的多一点,他分的少一点。鲍叔牙也不认为我是一个贪婪的人,他认为我家境贫寒,所以多分点。

后来也是鲍叔牙举荐的管仲做齐国的宰相,才让他与齐桓公相互成就。

后人提到交友,知心朋友,必提管饱。

舍命之交:羊左之交;羊角哀、左伯桃;

这两位主人公也是春秋时期的人物,偶然相遇,结为弟兄,各舍其命,万古流传。相传楚元王准备招贤纳士,天下的人听说这个消息都向楚地而去。

在西羌积石山(今甘肃临夏)有一位有志之士,姓左,名伯桃,自幼父母双亡,但是酷爱读书,可以说博览群书,因为战乱快四十了还没成家(按现在的说法就是“剩男”),也没有机会走入仕途。现在听说有这么一个好机会,就决定试试。于是辞别家乡父老,奔向楚地。

这一天来到雍地(陕西宝鸡),风雨交加,衣服已经湿透了,天也渐渐地昏暗下来,伯桃就想找个地方避避雨,歇歇脚。抬头一望,不远处就有一个草屋,就径直走过去敲门,开门的也是一位文弱书生,姓羊名叫哀。左伯桃简单说明来意,羊角哀一听立马请进屋。原来这羊角哀,也是孤身一人,无父无母,酷爱读书,定居在这个草屋之中。两位同道中人,这一晚秉烛夜谈,相见恨晚。天亮这雨不仅没停,反而还下大了。角哀就邀伯桃再住几日,一来可以避雨,二来二人还能再切磋才能。当即二人决定结为异性弟兄,伯桃稍长,为兄,角哀稍小,为弟。

天稍晴,伯桃对角哀说:贤弟也是一位贤才,有此良机,何不与兄同行,我们弟兄这一路也好有个照应……。一番论谈之后,角哀决定与兄同行。于是兄弟二人,收拾好行囊即可出发。没走多久,天下大雪,天气寒冷。遇到路人,了解到此去楚地,还有百余里地。二人干粮所剩无几,衣物单薄。伯桃对角哀说:“贤弟,这里距楚地还有二百余里地,现在天气寒冷,我们的实物也所剩无几,若是两人同往,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要么饿死,要么冻死。我把我的衣服脱下给你,你带着剩下的干粮,肯定能坚持到楚国,以你的才能也一定能得到楚王的重用的。到那时你再来这里安葬我。”“哪里这个道理,你我结拜的时候就决定,同甘共苦的”。两人一番争论之中,伯桃就已经解开自己的衣服,角哀想上前劝阻,但此时发现伯桃已经四肢僵硬,一命呜呼。角哀,拜别哥哥,一路向出而去。

角哀到达楚地,经人引荐,见到楚元王。与楚王一番交谈之后,果然才华非凡,对于楚王的疑惑一一解答,当即就被封为中大夫,奖赏黄金万两。角哀也是将自己来时的经历告知楚王,希望楚王能允许自己去厚葬哥哥。楚王不仅答应厚葬伯桃,还追加伯桃为中大夫。

当即派人与角哀一起去粱山找寻伯桃,并厚葬。找到伯桃尸体,选了一块风水宝地,以中大夫的礼节葬之。

因为白天太过伤心、劳累,到了晚上角哀,坐在那里昏昏欲睡,突然眼前闪现一个人影,仔细一瞧是伯桃并问:兄长,此时到访,定时有事,快说。愚兄感谢贤弟发达了还能记得我,并用这么大礼节厚葬我,但是我的墓地旁边就是荆轲的墓地,他每日骚扰我,说我是一个冻死的人,不能跟他大英雄葬一起,要发我的墓地,将我抛尸野外。说完伯桃就消失了。

第二日天明,角哀就又召集众人,重新选墓地,再葬之。但是到了晚上伯桃还是回来找他哭诉。于是角哀就觉得蹊跷,觉得不是自己选的地方有问题,肯定是荆轲故意要找我哥哥的麻烦,当即他就有一个想法,就是自己也去阴间,也哥哥一起战荆轲。到了天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随从,并嘱咐随从:我死后,将我与我哥哥葬在一起,并回禀楚王,感激楚王的一切安排,自己在阴间也保国家太平。话毕就拔剑自刎,旁人都来不及相劝。

众人就将角哀葬在伯桃旁边。到了二更天,荆轲又来威胁伯桃,此时只见兄弟二人齐力对付,只见荆轲墓前一堆白骨散落在地。乡亲们见状都去拜羊、左二墓。随从回国将此事的全部经过讲与元王听。元王感其义重。找人去重选二人墓地见庙宇,追封上大夫。

故事到此就结束了,一个弟兄为了仕途,舍弃生命;另一个为了兄弟能在阴间安稳,也能舍弃生命。试问在当今如此浮躁的社会,还会有如此情谊存在吗?

羊左之交、管鲍之交,都是我们交友的典范,正是:

劝君交友需谨慎,千万莫交无义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