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龙树村的传说】第二季 山茶花为爱落红尘

自动草稿

第十六章 惊骇瞬间

一个堂堂正正的在校大学生,一个朴朴实实的农民儿子,一个心地纯洁而善良的优秀青年龙泥巴,他被投进看守所。

“山茶花妹妹,看守所,那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啊!”

泥巴悲切地给山茶花讲述,他在看守所里的遭遇。泥巴被一辆警车,送至地处郊外的某看守所。

看守所,石砌高墙,钢丝铁网,手持钢枪的威严武警。

一道厚重的大铁门打开,泥巴被狱警押去,泥巴高喊一声:

“报告大军,犯人泥巴到。”随即大军一声严厉地回复:“走!”

泥巴随狱警进入看守所,他的眼前,一排排严实的,矮矮的,陈旧的,封闭囚房。

随即,咔咔的开锁声,一道小小的铁门被打开,泥巴被狱警推进七号囚屋。咔咔,铁门又关得严严实实。

惊恐的泥巴,他正惊异地张望,突然,从黑暗的牢房里走出十几个奇形怪状的囚徒,有的光头,有的长发,有的裸着半身,有的斜披着衣裳,样子都怪怪的。

特别是一双双凶狠的眼睛,射着凶狠的眼光,阴森森的脸上,露出幸灾乐祸的狞笑。那些狰狞讪笑的脸上,仿佛呈现歪歪扭扭的大字:又多了一个背时鬼,又来了一个倒霉蛋。

踏进囚室,泥巴的心里迅速惊惧,浑身不由地颤抖,他的脑海里,迅速浮起曾在电影中看过的,囚室里恐怖的画面。

突地一声春城腔恶叫:

“新来的,犯了何事,可知这里的规矩?”泥巴胆怯地闻声望去,只见是一个,布满纹身,恶狠狠的,丑陋肥壮的男人向他发话。

泥巴轻声说:

“我杀死人,我不知规矩,请你们告知。”

“哟哟,杀人犯!大哥呀,有种!不过,规矩让他们教你。”

这个一脸横肉,相貌凶恶的囚犯轻蔑地说。随即,他做了一个滑稽的枪毙动作,囚徒们一下哄笑。

随后,几个贼头贼脑的囚犯,恶狠狠地叫泥巴洗个冷水澡。

在所谓放风的角落,囚犯们足足用冰冷的水,一头一脸地浇了他一个时辰,边浇边恶搞,引得大伙笑。

之后,几个号称“水手”的囚徒,把泥巴叫进囚室里,在阴暗浊臭的小小囚室,泥巴少不了一顿被暴打。

看守所是什么地方?这是令囚犯心惊胆颤的所在啊!不想,泥巴在这里,一在就是许久许久。

刚进入看守所的时候,泥巴充满幻想,他想,不用几天,他会出去,他会回学校。可是,一次一次地失望,一天一天的绝望,他的命运,总是莫测。

还好,泥巴有一颗机灵的头脑,有这班渣渣没有的文化,他可以给囚徒们,讲讲武侠小说,讲讲《三国演义》,《水浒传》……他唱唱流行歌曲,既活跃了气氛,又排解了心中的郁闷。

泥巴很快适应了囚室里的生活。可是,每天、每天,他总是为莫测而变幻的命运而忧虑,而惊惧。

从进看守所,他就被打入冷宫,被丢弃在孤荒野岛。时间一天天过去,许久许久,没有提问,没有审问,也没有探问。

泥巴处在莫名的悲悲戚戚中,内心忧虑而痛苦,一种莫名的,漫长的,孤凄而恐怖的寂静煎熬着他的身心,让他难于承受,身心疲惫到绝望。

泥巴像一只困兽,在狭小的囚室里,走来走去。

真是:“从厕所到门是七步,从门到厕所是七步。”这七步,他走了又走,数了又数,十遍,百遍……

难得的放风时间,别人在打斗玩互磨游戏;而泥巴,蹲在阴暗角落,他或寻一只苍蝇,看它自由地飞;或找一只蚂蚁,看它自由地爬行。在这囚禁的世界,能与囚犯相伴的,只有蚊子,蚂蚁,苍蝇了,跳蚤……

这些平时令人生厌的小东西,现在,竟变得有趣了。

终于,进看守所二十多天后,警察来提审泥巴。他们又是老调重弹,又是重复一遍在派出所的询问。看警察的言行与表情,泥巴期待回学校的幻想,又化成了泡影。

又是几个月的沉寂,同室的囚徒,判的判,放的放,而泥巴,他的命运,还是难预测。

随后,检查院来人了,泥巴回校上学的梦,也彻底破灭了。检查院的人,来的次数最多,他们的口气,态度,审讯,一次不同一次。看到他们,泥巴绝望之极。

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,有一位自称律师的中年男人来提问泥巴,他一报名号,泥巴绝望的心,升起了丝丝希望。

这个中年男人,是久已闻名,是囚徒们传扬的,是春城最最著名的律师啊!

泥巴又心生希望,仿佛黑暗中看见太阳,泥巴心里想,是不是学院为挽救他,给他聘请了大律师?他心里明白,自己的亲人,是无力请这位著名律师的。

可是,一切都是意外,泥巴做梦也不曾想到,请出这位律师的,竟然是山茶花,是山茶花妹妹。

山茶花听泥巴说到这里,她会心地点点头,温柔地握住泥巴的手,她温柔地说:

“这是时尚姐办的。”

泥巴感激地,深情地看着山茶花,款款地继续说:

“那天,这位律师给我带来许多吃的物品,用的物品。他认真询问了我在看守所的生活情况,随后,他神情严肃地说:

泥巴,你要坚强,做好持久的,受折磨的准备。我会尽力帮你,尽心替你辩护。

虽然,你的案情简单;但你杀的人,可不是一般人家的人。他们,要置你死地哦!”

听律师这么说,泥巴不由地颤抖了一下,浑身既紧张,又绝望,心里暗暗惊呼:

“我泥巴完了,完了!我泥巴命运悲催啊!”

律师看泥巴脸色一变,全身紧张,他改用温和的口气微笑着说:

“泥巴,不要绝望,我会用法律来保护你!

我替你做无罪辩护,最坏的结果,你也不会被重判。”

律师走了,泥巴又处在看守所揪心的境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