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动草稿

来来来,先看看谣言长什么样子。

民国元年,由于广东籍议员的数量,超过了国会的一半,所以在国会上投票订立国语的时候,粤语的呼声是最高的。

只是由于孙中山先生高瞻远瞩,认为需要将北方人民也考虑进去,所以觉得应当以北京话作为国语。

当然也有说法是“差了三票”,但大概核心意思没变。

所以,粤语遗憾“败北”,北京话成了国语。

自动草稿

网络截图

但,很可惜,很遗憾,这是彻头彻尾的谣言。

北大教授也传谣

这样的谣言居然让北京大学唐晓峰教授也上了大当。

其所著的《给孩子的历史地理》一书,就有一节叫《乡音难改》的文章。里面有说:

“据说民国初期,很多议员来自广东,提出用广东话来做官方的标准口音……”

不过,好在他用的是“据说”。但是一个著名的大学教授未经考证就瞎传,就显得太不严谨了。

其实,这种谣言也曾以其他省的名义换个样子流传过,比如四川话等。

自动草稿

对此,很多媒体包括自媒体都辟过谣。比如,《文摘报》就曾刊发过作者徐贵祥的文章,也有头条号写过或转载过,可能因为文章过长,太啰嗦,又加上读者面太窄,影响很小,结果还是没有止住谣言。之后,还有人写过文章继续辟谣,但谣言一样畅通无阻,层出不穷。

造谣成本实在是太低了。

这里,笔者照例精简整理出材料,并首次考证民国第一届国会情况,看看到底广东籍的议员有没有超过半数,有没有投票选举“国语”,以网上至详尽全面的论证,断了那些人的幻想,以再次辟谣。

普通话清朝就有了

其实,“普通话”这个词早在清末就出现了。

自动草稿

清朝学堂

字面上的最早记载是,1904年,近代女革命家秋瑾留学日本时,曾与留日学生组织了一个“演说联系会”,拟定了一份简章,在这份简章中就出现了“普通话”的名称。

1906年,学者朱文熊在《江苏新字母》一书中把汉语分为“国文”(文言文)、“普通话”和“俗语”(方言),并对“普通话”下了定义:“各省通行之话”。

好了,回到正题上。

实际上,根本不存在什么议员投票的事。

首届国会广东籍议员仅占少数

我们先看看民国第一届国会议员的情况。

自动草稿

1913年4月,第一届国会开幕式

1913年4月8日,经过激烈的选战,第一届国会在北京开幕,国民党在参、众两院中均占据绝对优势(众议院获269席、参议院获123席),成为名副其实的国会第一大党。

这次议员选举因为是第一次,也是洋相百出。

广东某富商为了当上参议员,声称只要投票给他,一票就给7套燕尾服。当时一套作价60大洋,一票就是420大洋,他要当选至少付出了1万5千大洋。

而在桂林选票可以换一张米粉券,选民凭券领米粉若干碗,如果不去吃或没吃完,还可以折价领现金。

英国驻南京领事翟比南就将这次选举描绘成“一次腐败和流氓作风的真正胡闹的活动”。

他写道:

“选票行情和日常的市场涨落一起记录在当地报纸上,就像一件可买卖的商品,与大米或豆饼或其他商品的地位相等。”

不过,不管怎么样,最终总算选出两院议员了。

那么,以下就是第一届国会议员各省情况一览表

自动草稿

自动草稿

由上表可见,广东省参议员占10名,众议员占30名。

参议员广东名单:周廷励、温雄飞、何士果、李自芳、彭建标、杨永泰、王鸿庞、李茂之、李英铨和黄锡铨

众议员广东名单:叶夏声、马小进、许峭嵩、刘裁甫、黄汝瀛、郭宝慈、林伯和、杨梦弼、徐傅霖、饶芙裳、易次干、萧凤翥、郑懋修、邹鲁、苏佑慈、黄霄九、司徒颖、陈垣、谭瑞霖、江瑔、梁成久、林绳武、伍朝枢、伍汉持、梁仲则、陈发檀、梁梦元、黄增耇、陈治安、林文英

这怎么可能超过国会人数一半以上的比例???

也就是说,即使选举“国语”,也不会出现“广东籍议员的数量,超过了国会的一半”,然后广东籍议员在孙中山先生的劝说下,出现“深明大义”之举。

更何况,历届国会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议题。

首届国会一直延续了12年之久,其间被解散中断两次,实际存在的时间约4年,一共开过三期常会,一次非常会议。

这是国会方面,那么其他组织有没有选举过方言呢?其实也没有。

当时的教育部倒是搞了个读音统一会,审定了几千个汉字的标准读音。

自动草稿

民国学生装

且看下面的介绍。

是审“国音”而不是投票方言

民国元年,1912年12月,教育部读音统一会筹备处成立,吴敬恒(即吴稚晖)任主任,并制定读音统一会章程8条。

自动草稿

1920年“国语统一筹备会”临时大会

读音统一会的职责是,审定每一个字的标准读音,称为“国音”。每个字的音素定下来之后,还要制定相应的字母来代表每一个音素。

1913年2月15日,读音统一会在北京召开。当年的参会人数共80人,其中由教育部任命的有50人(当中就有周树人即后来的鲁迅)。参会人员按省籍分,江苏17人、浙江9人、直隶8人、湖南4人、福建4人、广东4人、湖北3人、四川3人、广西3人、山东2人、山西2人、河南2人、陕西2人、甘肃2人、安徽2人、江西2人、奉天2人、吉林2人、黑龙江2人、云南1人、贵州1人、新疆1人、蒙古1人,籍贯不明1人。

自动草稿

读音统一大会80人名单(来源《国语运动史纲》)

所以,即使是在这个机构里,广东省也仅有4人,又哪来什么“广东籍议员的数量,超过一半”呢?

会议以一省一票制度,而不是每个会员一票,逐一审定了6500个字(另加600俗字、新字)的“国音”。

这次会议也是吵得很。

会议过程中,对有争议的字音,以多数票决定“国音”。在审定的这么多汉字中,也许有一些是“差一票”通过的,但不存在“白话”(所谓粤语)整体差一票被定为国语的情形。

最后的结果是,以北京语音为“基础”,同时吸收其他方言的语音特点,如区分尖团音和保留入声,后人称之为“老国音”。

这就是所谓的“京音为主,兼顾南北”。

审定好读音之后,又核定音素和采定注音字母。

注音字母的职能是“伺候汉字,偎傍汉字”。注音字母通过之后搁置了5年,1918年由北洋政府教育部正式公布。

1920年,全国各地陆续开办“国语传习所”和“暑期国语讲习所”,推广注音字母,全国小学的文言文课一律改为白话文课,小学教科书中的生字采用注音字母注音。

自动草稿

国音字典

为什么要“京音为主,兼顾南北”?

这是因为自明清时期几百年来,中国官方语言已经形成了以北京官话为基础的国语,要想推翻重来,根本不现实。

再说下历史,方便大家知道“普通话”的由来。

自动草稿

黄海海战

话说甲午战争失败,中国内部震动极大,有识之士转向日本学习富国强兵之道。1902年,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汝纶前往日本考察教育,发现“日本学校必有国语读本”,认识到“国语一致为统一社会之要”、中国亟须“统一语言”、学堂当“宁弃他科而增国语”。

1904年,张之洞等人修制“癸卯学制”,借鉴了日本“国语”教育经验,规定“各学堂皆学官音”,“拟以官音统一天下之语言”。

1911年,清政府召开学部中央教育会议,正式采用了“国语”名称,并通过“统一国语办法案”。

自动草稿

民国国语教科书

1916年,民间成立中华民国国语研究会,主张“国语统一”。

1919年,在国语研究会的积极推动下,北洋政府成立教育部国语统一筹备会,修改国音标准,即将 “老国音”改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的“新国音”,并将国民学校国文科改为国语科等。

当时的学术界达成共识,以北京官话为基础,融合少量满族音译词汇的国语词汇和发音是不能改变的。——这不能因此把国语当成什么满语或是什么胡言,主体其实仍是汉语。

自动草稿

国音

1924年,民国国语统一筹备会讨论《国音字典》的修编问题,参会学者一致认为“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”。

1932年,民国政府正式确立以北京官话为基础的语言为国语。

1955年10月,一篇题为《为促进汉字改革、推广普通话、实现汉语规范化而努力》的文章明确提出,“这种汉民族共同语,就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、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。”

自动草稿

全国文字改革会议

1955年10月15日,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召开。

这场重要的会议通过了《汉字简化方案》,并决定,出于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尊重、突出民族语言文字上的平等精神,名称上改“国语”为“普通话”。

普通话的定义是:“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,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,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。”

最终普通话作为现代标准汉语在全国通用。我国法律也明确规定: “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。”

至此,可以完全确定“粤语差一票”就是彻头彻尾的谣言。

自动草稿